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限制三级  »  大奶子老师的性欲
大奶子老师的性欲
那天,张帅在傍晚去学校的时候,刚走到教学楼前,便被他的英语老师柏翠芳叫住了。当下正是夏初季节,柏翠芳穿着薄薄的短袖短裙,修长的双腿如瓷器一般洁白,丰满的奶子仿佛要挤破胸罩。她见张帅这个大帅哥在这个无人周末的傍晚来到学校,心中不免大喜过望。其实,柏翠芳自从第一次给张帅他们班上课就瞄上了他,心里盘算着如何将他弄到手,跟他云雨销魂一番,只不过苦于没有机会罢了。她的年龄差不多比张帅大上一倍,正是女人如狼似虎的岁月,每次给张帅上课不知不觉下身就湿润了。

  好几次刚上完课,她就关上办公室的门,将内裤扒开,手指就插进了湿得一塌糊涂的阴道……「老师,你叫我有事吗?」张帅看着丰满成熟的柏翠芳问道,心想没操成香香,干一下翠芳应该是没问题的,这骚货老师好几次恨不得在课堂上就想吃掉自己。

  柏翠芳笑盈盈地说:「当然有事,进屋来说。」张帅进了房间,柏翠芳将房门锁了,说:「你坐嘛,老师跟你商量一件事。」张帅在一张矮凳上坐下,柏翠芳自己便在办公桌前的高凳上坐了,正对着张帅,故意装着不知将两腿张开,说:「张帅啊,你知道吗?学校为了提高教育质量,鼓励学生刻苦学习,今年设立了奖学金,一等奖三千块,二等奖两千块,三等奖一千块。你家庭条件不好,如果能拿到奖学金你下个学期就不愁学费了,但是你成绩嘛,你自己知道啦,只是一般。不过,县教委和学校为了表示对英语教学的重视,特别另外设立了一个英语单项奖学金,别看是单项,奖金可不少,英语全年级第一名奖金两千块,第二名一千块,第三名五百块,优胜奖五十名,一百块,名次呢,就是根据星期四考的那场模拟考试成绩来定的。卷子我们都看完了,现在最高分是你们班的陈佳妮,九十五分。」张帅听得非常激动,连聚焦在柏翠芳下身春光上的视线也移到了她的脸上。

  他自恃英语成绩不差,没想到与第一名无缘了,只盼望能捞上个第二名。柏翠芳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,抿嘴一笑,话锋一转:「不过呢,你的试卷我还没最终打分。除掉最后那篇三十分的作文题,你现在的卷面分数是六十八分。不过,你也知道,作文这种主观题能打多少分,全看老师的情绪了,高兴了给你个满分,不高兴写得再好也没用。你的那篇作文写得不错,你自己估计能打多少分?」柏翠芳斜着一双媚眼,双眸含情望着张帅。张帅此刻已经明白她正是要用手中的评分大权向他索要性贿赂,便说:「一切都听老师的,老师说是多少就多少。」柏翠芳就等着张帅这句话了,心里暗道:「帅哥,今年我吃定你了!」「真的一切都听我的?」「绝对。」「所有的要求?不管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?」

  「老师要的就是合理的!」张帅答道。

  「名字帅,人长得帅,话也说得帅!老师喜欢你!这房间有点热,你把衣服脱了吧!」柏翠芳已然春心荡漾。

  「老师,我不热。」张帅故意答道。

  「嗯?!不记得刚才你说过的话了?」柏翠芳假意埋怨说。

  张帅立马满脸堆笑:「对,对,对!老师说什么我就做什么。」说罢,便脱掉了外衣,露出结实的身板。

  柏翠芳看着张帅大块凸起的发达胸肌,直咽口水,稍稍按捺说:「把裤子也脱了。」张帅依言做了,于是身上只剩下一条平角内裤。

  柏翠芳已经满脸潮红,呼吸也有些急促了,说:「来……到老师身边来,快来……」张帅走到她身边,发现柏翠芳明眸如水,面若桃花,一副春情勃发的饥渴之状。

  「亲亲老师,来,帅哥,亲我。」柏翠芳微微闭上了秀目,微张着红唇,等着张帅来吻她。

  张帅本就有意要操她,如今看着她这幅急不可待求爱的骚样,也不禁欲火中烧,抱着她的头,咬着她的唇就是一通翻江倒海的狂吻。柏翠芳被张帅吻得心神荡漾,捉住他的一只手就放到自己的大奶子上让他抚摸揉搓,然后自己一只手搂着张帅的腰,一只手直捣黄龙,将张帅的大虫握在手里万般爱抚套弄,呼吸也不顺畅了,嘴里啊啊地叫个不停。

  此时,张帅已不需要柏翠芳的指令了,一只手将她的胸罩顶开,抓住一对大奶子左右揉捏,另一只手伸进裙底,一把扯下她的内裤,将她的花房一阵揉搓。

  张帅感到柏翠芳的阴毛甚多,浓密的一大片,难怪淫荡成这样;春水也多,把张帅的整个手掌都打湿了,便说:「老师,你的春水真多!」柏翠芳媚眼如丝,脸如朝霞,吐气如火:「别叫老师,姐姐!帅弟弟,你的鸡巴又粗又长,姐姐喜欢死了!」话毕,柏翠芳将张帅推到在办公桌上,一把扯下他的内裤,握住那根青筋暴突的大鸡巴,俯下身去,张开嘴唇一口吞了进去,开始狼吞虎咽起来。吹了几十下后,柏翠芳爬上办公桌,撩起裙子,来个观音坐莲,握住张帅的命根子就往她的花房里插。想必是熟练的缘故,一插即进。虽然柏翠芳的花房已经不知道被男人插过多少回了,还生了小孩,但仍被张帅的大鸡巴塞得紧紧的,若不是她的春水多,恐怕抽插起来都有些不顺畅呢。柏翠芳好久没被这样粗壮的鸡巴干过了,心中大喜,双手扶着张帅的肚皮,用她的骚穴狠命地吞咽那根大鸡巴,次次命中花心,顶得她嗷嗷叫唤;她的屁股与张帅大腿肌肉撞击的啪啪之声也越来越大,越来越密,两个丰满却一点也不显得下垂的大奶子随着节奏剧烈地上下晃动。

  张帅躺在桌子上,大鸡巴被身上这个淫荡女教师温暖多汁的花房紧紧包裹,每一次进出都有着如飞一般的快感,酣畅淋漓;尤其是龟头顶着她的花心时,张帅感觉全身都酥软了。

  柏翠芳干得有些累了,便搂着张帅的脖子,稍稍俯下身,两个大奶子随之垂下,显得更加圆润丰满。柏翠芳有力收紧阴道,夹住张帅的大鸡巴,然后前后左右划着圈摇动屁股。张帅硕大的龟头顶在她的花心上,被她这样磨着,感觉舒服极了,便说:「姐姐弄得我好舒服!」柏翠芳听张帅夸她功夫好,心里乐开了花,便俯下身去,将她的大奶子在他脸上扫来扫去。张帅被两只软绵绵的奶子扫得又痒又舒服,一张口便含住一个坚挺的奶头,用力吮咂起来。张帅见柏翠芳的额头、胸部已渗出细细的香汗,知道她累了,便将双手抓住她的奶子,腰上用力,将大鸡巴快速地抽送。柏翠芳被操得魂飞天外,浪声说:「好弟弟,干死姐姐了,好爽……姐姐要飞起来了……」柏翠芳的阴道里的淫水越操越多,仿佛不老泉一般汩汩而出,将张帅的鸡巴阴毛弄得湿答答的。两人阴部撞击的声响,噼里啪啦,仿佛一首合欢曲。张帅操了一阵,想换个姿势,便坐起身,将柏翠芳搂在怀里,托住她的肥臀迎送鸡巴的抽插。柏翠芳被干得云里雾里,不知今夕何夕,便用她滚烫的红唇在张帅的颈上到处乱吻。张帅想一边操她的穴一边亲她的嘴,于是将她压在办公桌上,俯着身子跟她亲着嘴操了一阵,可又觉得放不开,便起身搂住她的大腿,放手猛冲,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,坚挺的鸡巴简直成了一道白光,撞得柏翠芳白花花的大腿如狂风中的树叶一样使劲颤抖。柏翠芳的骚穴被男人操了十多年,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狂风暴雨般的,只觉快感如滔天的潮水一波接一波从阴道里传遍全身,浑身上下酥软得只有呻吟的份了:「好弟弟,你太厉害!姐姐爽死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姐姐……一定给你……打满分!我们换个姿势,从后面来,好吗?「张帅笑道:「好啊,不过姐姐的花房太舒服了,我舍不得拿出来,姐姐有办法吗?」柏翠芳笑道:「这有何难?」说着便起了身,依旧将张帅压在身下,然后像似调皮又像是贪婪地用她的骚穴将大鸡巴吞吸了几回,然后才慢慢转过身去,将背对着张帅,回过头来对他说:「帅弟弟,怎么样?姐姐还行吧?」张帅答道:「姐姐是高手,very高手!」柏翠芳一边笑着一边抬起臀部将张帅的大鸡巴连根拉到阴道口,然后再用力地坐下去连根吞没,直抵花心;两人都舒服得直打颤。张帅看着老师的浑圆雪白的大屁股在自己肚皮上起起落落,觉得性感极了,便用手把着她的屁股,随着柏翠芳越来越快的节奏往下压,哪怕将他的鸡巴压断也无妨。鸡巴在阴道里的抽插声、两人皮肉撞击声、柏翠芳的叫床声、桌子摇晃的吱呀声混在一起,不绝于耳。

  过了一阵,两人浑身是汗,滑不溜湫的,仿佛性爱之河里的两条春鱼。柏翠芳跪在办公桌上,将白白的屁股撅得老高。张帅跪在她后面,搂着她的腰身,也不跟她玩九浅一深的招儿,只顾狠命地抽插,将她阴道里的春水插得四处横流,桌子晃个不停,仿佛随时都可能垮掉。张帅忽然想看看老师的菊花,便放慢了抽插的速度,将她的屁股沟扒开,露出菊花里面的嫩肉,心想:「找个机会将她的后门也操了,那就好啦!」柏翠芳感到张帅在扒她的屁眼,便笑道:「帅弟弟想上姐姐的后门吗?姐姐的后门从来没给别人上过哟,你喜欢的话,下次吧。这次只想让你喂饱姐姐的小妹妹。再快点,再深点!嗯……啊……爽歪歪了……姐姐爱死你了……嗯……」张帅说:「姐姐,这桌子怕是受不住了,要垮了。我们到地上去吧。」柏翠芳点了点头,笑道:「弟弟的大鸡巴塞得姐姐的花房太舒服了,舍不得拔出来,弟弟有办法吗?」张帅笑道:「这有何难?」说完,抱起柏翠芳走到地下,然后将她放下。柏翠芳趴在办公桌边上,分开两腿,张帅抓住她的屁股便开始抽插起来。插着插着,张帅搂住柏翠芳的腰,猛然抬起她的一条腿。柏翠芳没想到张帅会有这么一招,吓得赶紧用手勾住他的脖子,嗔道:「坏弟弟,吓死姐姐了!」张帅知道她心里是喜欢的,便笑了笑,继续抽插。他抬眼望了一眼墙壁上的钟,发现已经操了快一个小时了,心里暗想:「这个浪货还真经操!快一个小时了居然还没高潮!别的女人早就高潮几次了。幸亏老子功夫好,不然还不被你笑话了?今天不操你到高潮老子就不是张帅!」柏翠芳单腿立在地上,渐渐体力不支,便要张帅坐到凳上,来个倒浇蜡烛。

  此时,柏翠芳也已接近了高潮,脸上、脖子上、胸部上、大腿上都已泛起了红晕,眼神迷离得像只发春的野猫。张帅觉得她的动作越来越快,也将自己抱得越来越紧,语调越来越促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要来了!来了……啊!……」她终于在最后一次猛烈的下坐中大泄特泄了,春水仿佛天河决堤一样喷涌而出,从张帅的鸡巴流到大腿上,然后滴到地上。柏翠芳双腿用力一夹,整个身子倒在了张帅的怀里。张帅感到柏翠芳的阴道正剧烈地痉挛收缩,将大鸡巴紧紧握住,顶在花心上的龟头也酥麻难耐,最后终于把持不住,喷射了。这一喷射,让柏翠芳又打了个激灵,春水更是源源不断,将地面湿了一大片。

  两人一动也不动地抱着,仿佛一座春宫雕像……

【完】